有像小邵和乔先生一样的球迷 有像小邵和乔先生一样的球迷

有像小邵和乔先生一样的球迷

手游卡盟辅助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小龙虾和冰镇啤酒,电视里播放着德国队对法国队的1/4决赛,解说声被周围食客的侃球声盖得严严实实。在北京簋街的一家饭馆里,与结伴看球的人不同,小邵四周的椅子都是空的。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看球,本届世界杯期间,他一直在外出差,从武汉到沉阳,从沉阳到北京,每到一个城市,他都会融入当地球迷的狂欢。坐在小邵邻桌的,是一对在北京工作的情侣——乔先生是个铁杆儿球迷,但女友小吴却对足球一无所知。尽管如此,每到比赛日,她都会陪乔先生看零点进行的比赛。乔先生调侃女友为伪球迷,她平时根本不看足球,但几场世界杯比赛看下来,就因为喜欢梅西而成了阿根廷队的“球迷”。和北京这家饭馆一样,在中国的很多城市,各类大排档、快餐店和烧烤摊上都聚集了无数看世界杯球赛的人,其中,也有很多人像小吴一样,抱着“随便看一下”的态度来凑世界杯的热闹。小邵说:“最近每天朋友圈都被刷屏,不仅平时看球的人发世界杯足球赛的进展,平时不看球的人点评几句的也不在少数。”世界杯期间,熬夜看球的人骤增,甚至有很多人出现了身体问题,一些城市的医院增设了“世界杯综合征门诊”。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生左静表示,开设门诊后,每天大约有十几个人前来就诊,其中30岁~40岁的男性居多,也有老人和女性前来就诊,睡眠障碍、消化道疾病和神经衰弱等问题居多。无论平时看不看球,处于什么年龄段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被卷入世界杯大潮。浙江姑娘李叶馨今年大学毕业,她即将离开校园的这段日子,也正是世界杯的赛期。小李平时不爱看足球,但她同样关注这届世界杯,“因为是毕业季,想多和同学在一起,所以,晚上会和朋友一起看球。”除了和室友一起在宿舍看了两场小组赛,碰上和朋友聚餐到零点后,也会顺便看看球,“朋友聊起足球时,我一般不太插话,最多问一句今晚谁对谁或昨晚谁赢了。但世界杯不只是足球比赛,它也是大家一起娱乐、一起聚会的机会。”她说。“看世界杯,归根结底就是图个乐。”叶先生和马先生是初中同学,尽管平时有联系,但见面的机会并不多。德法大战恰逢周末,两位老友相约看球。“当个热闹,找个理由给自己找个乐儿。不然,一帮人平白无故地疯一疯,感觉也没有由头。” 叶先生说。北京体育大学体育传媒系教授毕雪梅认为,体育是大众娱乐文化和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“现代社会的特征之一就是大众文化。随着中国现代化更加充分,大众娱乐的位置也更加突出,表现之一就是全民共同消费某一个大众娱乐产品。”毕雪梅说,“奥运会和世界杯这种大型赛事的参与队伍和人数,都有全球化的性质,奥运会是各国各地区的代表参加,世界杯虽然是单一项目,但它本身也具备让全世界人民参与进来的可能性,已经具有令全人类狂欢的性质”。对于叶先生而言,世界杯的乐趣不仅在于观战,还在于竞猜。叶先生平时关注足球,世界杯每场比赛前,他都会对交战双方的实力进行判断,并预测战果,偶尔也会买几注彩票。叶先生说:“因为没有特别看重的队伍,买了彩票就知道该支持谁了,比赛看起来也会更有兴致。”国家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的数据显示,截至6月26日,世界杯期间,足球彩票各类游戏销售的总额已达74。53亿元,且该阶段数据已经是上届世界杯足彩销售总额的3。55倍。左静医生还表示,今年买足彩的人特别多,因此,因买足彩产生心理问题和家庭纠纷前来就诊的人,也比往届多了很多,“以前在门诊做心理咨询时,也没发现有这种状况”。毕雪梅指出,足彩是对体育比赛魅力的一种发掘,足球比赛的结果具有非确定性,把对结果的猜测和商业结合在一起,是体育作为娱乐产品的重要特征之一,也是世界杯的魅力所在。“其实无所谓‘真球迷’还是‘伪球迷’,世界杯就是一种娱乐产品,让大家都能参与进来。体育具有不可替代性,除了体育外,很少有这样全球化、全人类的娱乐方式。”毕雪梅说。“必须要发状态纪念一下,我终于看上世界杯的直播了!梅西加油!”辽宁的王小溪在微信朋友圈发状态说。这是她第一次看世界杯,她“就看过这一次,纯粹为了感受一下气氛”。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仅7月3日凌晨阿根廷队对瑞士队的比赛中,CCTV-1、CCTV-5的并机收视率达3。66%,并机收视份额达50。10%。本届世界杯赛,有很多观众和王小溪一样,不仅收看比赛直播,还在自媒体发布自己的观赛动态。王小溪表示,周围的朋友都在社交网络上发表观看世界杯的状态,平时聊天也常聊起足球,“如果不看世界杯,不来凑个热闹,就会被整个世界‘抛弃’”。在微信朋友圈、微博、人人网等社交网络讨论比赛,已成为人们融入世界杯的重要方式。据统计,世界杯揭幕战当天,新浪微博上关于世界杯的讨论量已经过亿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指出,社交网络促成了人们对世界杯的参与和表达,“过去,受众只是通过传统媒体来获得信息,过去的传播是共性的,不具有多样性、”喻国明说,“现在,人们的参与更为直接,更有‘盛事’的感觉。每个人都是传播的主体,更有圈子文化中的分众性和个体化,他们独特的解读和感受,比过去传统媒体平面式的解读更为丰满和立体,和每一个族群的社会生活联系也会更加紧密。”就像流感容易在狭小的空间传播一样,这种“圈子文化”也让一些对世界杯完全没兴趣的人,成为被“世界杯情结”感染的一分子。在安徽工作的刘女士,本以为自己可以与世界杯隔绝,但由于她在智能手机里安装了某新闻客户端,每天都会收到推送的世界杯消息。此外,每天醒来,朋友们对世界杯的感慨和评论就会塞满她的社交网络客户端,刘女士不得不“被看球”,即便从公交车上的陌生人口中、地铁广告甚至商场的电视里,像碎片一样飘散在空气里的世界杯信息,也得让她每天沾染一些世界杯的“气味”。无论是主动的球迷、追赶潮流的世界杯爱好者、还是刘女士这样的“被球迷”,都会因各类媒体的存在,而与世界杯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在毕雪梅看来,大众媒体和现在的自媒体把同一个产品推送到每一个人身边,特别是自媒体,能让大众发言更加便利,“如果说此前大众娱乐产品仅仅是电视直播,人们以收看的方式消费产品,那么新媒体的出现,则成为人们进行‘二次娱乐’的手段和方式,所以参与的人数就会更多、更广。”在媒体的大肆渲染下,世界杯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并不稀奇,正是因为能调动更多人的兴趣,世界杯才显得如此与众不同。也许只有全球各国球队的参与还远远不够,只有全民狂欢,才能让“世界”二字名副其实。“世界杯作为大众娱乐产品,其本身的魅力、全人类可以参与其中的属性、在比较短的时间内进行、加上媒体的参与,使之成为短时间内全球狂欢的节日。其实这就是流行文化。”毕雪梅表示,中国越发展,就越要参与到流行文化中去,“这是不可避免的”。然而,参与世界杯狂欢背后的情感因素尤为复杂,在绿茵场的喧嚣下,真正让中国人对世界杯着迷的是,以世界杯为岁月坐标,那些蕴藏着亲情、友情和爱情的人生回忆,和对中国足球执迷不悔的期待。2001年,小秦16岁。在西安的姥姥家,她和表妹一起看世界杯预选赛,见证了中国队第一次冲出亚洲,两个女孩儿一人举着一面国旗,跑到楼下,边跑边喊:“中国队出线了!”然而,在一年后的韩日世界杯,中国队3战全负止步小组赛。即便如此,在球迷王先生看来,中国队能进世界杯,已经让人很兴奋了,“在同土耳其队的比赛里,杨晨有一个球打在门柱上,到现在都很让人激动”。可之后的12年,中国队再也没有出现在世界杯赛场。对在“中国足球冲出亚洲”的口号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而言,眼睁睁看着中国足球离世界杯越来越远的同时,自己的生活与情感却与世界杯越来越近。“那些年看球,全家甚至整个院儿只有一台黑白电视,男人都围着看球,女人也只能跟着看,慢慢地多少也看进去了。”球迷郑晨讲述的是自己父辈看球的经历,有了这样的传统,才有了巴西世界杯他们“一家8口人一起看球”的场景。北京球迷王觉的妈妈同样也因“抢不到遥控器”而成为球迷,父母看球的习惯延续下来,让18岁的王觉也对足球产生了兴趣,“本届世界杯比赛都很晚,我们全家晚上8点熄灯睡觉,夜里12点再一起起床看球,一开始特困,但慢慢都适应了。”可对王觉而言,世界杯固然精彩,但最喜欢的队伍仍是中国队,“虽然大家都说国足不好,但我们对中国足球还是充满期待。中国队肯定还会打进世界杯的”。国人对中国足球这种“既爱又恨”的感情,让越来越多中国人加入世界杯狂欢的同时,更加映衬出中国在足球世界的孤单。也许正如喻国明所说,“世界杯没有中国队参加,也许让中国球迷不会受到民族主义的干扰。对于世界杯,中国球迷投入的情感或许更为纯粹。”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。。。66833

评论 0

sitemap